真理都是简单的

2012-11-12
 

    七年前,北大光华EMBA深圳班的课程请来了一位特殊的老师,给包括笔者在内的五十余名EMBA学员上了一堂生动的管理学课程。这位老师叫楼百金。

    一个离开了土地到城市里谋生的浙江农民,他在深圳的南油加工区,开了一间制衣厂。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农村人,在物质条件相似的情况下,他的工厂生产效率比同行高50%,工人收入比同行高40%,熟练工人在同行中流失最少,当然,他的企业也获得了高速的发展。楼百金是凭什么做到的呢?在研究楼百金的工厂之后发现,楼百金的方法其实很简单,他只不过将制衣业的传统做法做了一些简单的调整。在制衣行业,其他工厂事后确定工价,在楼百金的工厂里改为事先确定工价;事先定价导致亏本,他决不反悔;他的管理人员工资与工人利益挂钩,责任明确,而且实行管理者末位淘汰。总结起来,楼百金在同是离开土地的农民工人中建立了如下的四条简单规则:第一,明确目标。工人事前就清楚地了解目标在哪里,了解这个目标与个人的利益之间的明确关系,产生自我鼓励。第二,兑现承诺。一旦工人完成目标,坚定不移的兑现承诺,建立信用。第三,处事公平。谁的责任谁负。第四,引入竞争。形成没有人是不可替代的格局。
    这四点原则,非常简单,彼此关联,互相配合,共同达成一个目标,诱导工人心甘情愿地提高劳动效率。如果缺乏这四点,就会造成:目标不明确,工人迷惘、等待、观望;承诺不兑现,没人愿意再干;处事不公平,无法形成团队;而没有竞争,工人和老板经常陷入工资谈判。
    可能有人会说,楼百金的工厂太简单了,怎么能跟我所管理的大企业相比。这点不假。但是我认为楼百金是一个好的管理者,一个成功的管理者,一个掌握了真理的管理者。因为真理就在简单之中。
    其实,“真理都是简单的”,时刻都体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人在社会活动中,常常体现出两种不同的做事风格,一种是“大智若愚”,就是把复杂问题简单化,能够从纷繁复杂的事情之中,找出最关键与最核心的那一点简单的东西,从而让所有的工作都直奔那一简单明确的主题。而另一种风格就是“大愚若智”。仿佛全世界唯我最聪明,最具有智慧,尽可能的将目标、将手段、将过程复杂化,好像不如此,不足以显示水平,不如此,不足以展现能力,当然,其后果也是明显的,那就是由于过分的追求复杂,导致被手段、被方法遮盖了目的,在追求的过程中,失去了目标。到头来,一切宏愿,都因为复杂的过程追求而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
    楼百金之所以成功,就在于清晰简单。他的管理思路非常简单,非常清晰。而这种简单又通过一系列配套的对策使之具有了可操作性,而简单又具有操作性,正是大智慧所在。
    在历史上,农民起义多次提出“耕者有其田”的理想,这一理想目标很简单,很明确,但如何做到,由于缺乏与之匹配的简单手段,自然都失败了。而毛泽东就同一目标提出的口号:“打土豪、分田地”则产生了完全不同的效果。“分田地”,是千百年来中国农民追求的简单、甚至是唯一的目标,而“打土豪”这一手段也是那么的简单明了,具有很强的操作性。只要打倒了土豪自然可以分到土地,而要打土豪,就必须武装起来——进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正是毛泽东这一最具有大智慧的简单号召,唤起了中国几亿农民的积极性,打下了一个国家。由此看来,一个好的管理者,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将复杂的情况,抽象出其中简单的核心纲领,“纲举目张”。
    楼百金的工厂相对GE,可口可乐来说确实太简单了,楼百金没有学过什么X理论、Y理论,也没有找专家设计过什么严格的、复杂的程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一种管理的本能,但是都可以用前面提到的简单四条给抽象出来。那么试想一下,如果你是一个银行家,在管理你庞大的银行时,做到了这简单四条,你的银行能不成功吗?如果你是一个百货店主,你做到了这简单四条,你的店铺能不成功吗?如果...,当然还有很多如果,但即使是管理大师韦尔奇,他在GE所做的复杂、庞大的变革,归结起来,其核心内容也包含这简单四条。
    其实,管理学也很简单,它不过教导我们应该通过各种手段,当然手段有高明,有低劣,但是好的手段一定很简单,很具有操作性,去实现那简单明了的目的。总之一句话,“别把事情搞复杂”,把事情搞复杂了,真理将被湮埋,因为“真理都是简单的”。

投资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