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禾资本罗飞:中国的创新是在商业模式上的突破 跟美国企业不相上下

 发布日期:2017-08-17

会上,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罗飞发表了《产业创新与中美协同》的主题演讲。他指出,从2014年开始,中国在全球的专利申请方面不仅超过了日本,而且已经超过了美国。同时,中国进一步完善了在全球的专利申请量产业链,从2015-2016年,外资所代表的手机生产厂家市场份额有所下降,被华为、OPPO、VIVO所替代,这后面带来的变化是中国的制造业,尤其是在IT制造业方面的产业链越来越完整。

 

罗飞列举了几个数据:中国从1978年到2017年,有将近450万学子到全球深造,从2013、2014年开始,回国的留学生已经开始超过出国的人数,他们回流的时候带来了更多的创新创造;全球华人科学家在科研领域的影响也越来越大;中国企业在科研的投入上,去年总数已经仅次于美国。

 

“我认为,在科研研发上我们不仅有政府,还有更多企业加大研发投入的时候,在2017年中国研发投入将成为第一。”罗飞说。

 

罗飞认为,中国的创新更多突破是在商业模式上的突破,尤其是借助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也就是在商业模式的追赶方面,中国的企业已经和美国的企业不相上下。

他表示,这几年政府的财政投入由以前的拨款和贷款变为投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社会创新力量就是各地的政府引导基金。在这样的背景下,中美两国在科技方面能有进一步的成果,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以创投的形式来投资海外的,尤其是美国的华人科学家的创业的项目。

 

以下为罗飞演讲实录:(有所删减)

 

罗飞:

 

尊敬的各位创业的小伙伴们,大家下午好!感谢咱们这次活动能够给我一个机会分享一下,在现在在当下,我们怎么样看产业创新和中美协同。

 

从2014年开始,中国在全球的专利申请方面不仅超过了日本,而且已经超过了美国。而在所有中国专利申请的地区来看,第一的城市就是我们大家所在的深圳。第二是北京和上海,所以我们今天能够在深圳见证创新投和赛格的创新基金的成立,我觉得我们应该是为深圳有更多的创新和更多的知识产权的创造,大家应该感到骄傲。

 

我们看到中国在全球的专利申请量产业链上进一步完善,这里我举手机的例子。我列出了五大手机生产厂商,有三星、苹果、华为、OPPO、VIVO,从2015—2016年这几个季度,外资所代表的生产厂家的市场份额有所下降,被谁所替代?被我们的华为、OPPO、VIVO这样的企业,它后面带来的变化是中国的制造业,尤其是在IT的制造业方面,我们的产业链越来越完整。

 

这个数字也让我们觉得非常令人鼓舞,中国从1978年开始,一直到2017年将近40年,到海外留学的人才,有将近450万学子去到全球深造,而有一个时间点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在2013、2014年的时候,回国的留学生开始超过出国的人数,这说明了什么?也就是经过40年的上百万人的优秀学子在海外留学,他们现在经过了几十年的深造之后,已经开始回流,他们回流的时候带来了更多的创造和创新。

 

全球华人科学家在科研领域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2014、2015年的数据,在2014年的时候世界最有影响里的科学家,那时候只有四位华人,而过了一年是五位,所以来讲全球华人科学家,在全球的科技领域影响力也是日渐崭露的。

 

我们再看一下美国,美国在科研投入方面是两大力量,第一基础研究是政府,所以我们看到美国政府对于美国的科研开发,在全球来讲是最大的。同时,大量的美国科技应用开发在企业里,我们看到最新的数字,中国的企业在研发的投入,总数在去年仅次于美国。我们觉得在科研研发上不仅有政府,有更多企业加大研发投入的时候,在2017年的时候中国研发投入将成为第一。

 

中国的创新我觉得我们更多突破是在商业模式上的突破,尤其是借助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也就是我们在商业模式的追赶方面,中国的企业已经和美国的企业不相上下。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有亚马逊,中国有阿里巴巴、腾讯,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移动互联网的企业在中国也会有对标的企业。

 

正如刚才申总(深创投政府引导基金管理总部总经理 申少军)讲的,在这些年由于政府,上到中央下到地方的政府财政投入,由以前的拨款和贷款,变为投资,有一个很重要的社会创新力量,就是各地的政府引导基金。我们看到在2015年的时候,全国的政府引导基金规模超过2—3万亿人民币,我们也借此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在这个大背景下,中美两国怎么样在科技方面能有进一步的成果。我们觉得很重要一方面是以创投的形式来投资海外的,尤其是美国的华人科学家的创业的项目,我们也有幸和我们国内的机构一起投资了很多相对成功的华人科学家的科技项目,包括柔宇科技,柔宇在上个月刚刚是五周年庆典,我们是柔宇最早的一批的投资机构。那在这五年中发生了什么变化?

 

五年前有三位创业者,三位创业者都是毕业于斯坦福的博士。他们由三位创业者,后面增加到五位核心团队,到今天他们整个公司的员工已经超过了1000人。同时,他们两大技术方面做成了全球的第一,也就是在柔性传感和柔性显示方面,在技术积累方面柔宇是全球第一,整个知识产权数量加在一起是多少?他们PTC专利数加在一起超过1500个,在短短五年中。

 

同时在深圳,深圳政府对于柔宇这样的企业有孔雀计划,对柔宇有很大的支持,现在柔宇在龙岗有两大生产基地,一个是柔性的传感生产基地,第二个是正在建的柔性显示的生产基地。同时去年柔宇的最后一轮估值已经达到30亿美金,短短的五年时间里,由三位创业者到1000位员工,由几个专利到超过1000多个专利,由一两个办公室变为几个生产基地。短短五年柔宇我觉得以华人科学家为代表的创业团队,确实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案例。

 

同时,我们在去年也投资了MIT的一位终身教授所创办的企业,就是摩方材料,摩方材料今年创新投也进行了新的一轮的投资。这家企业也非常有特点,方绚莱方博士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几年前是MIT材料工程所学院的终身教授,他今年才42岁。他的技术发明被评为2011年十大技术发明之一,他很重要一个技术是用3D打印技术,将金属材料发生结构改变,也就是说他做出来世界上最轻的材料。这个超轻的材料一方面减重,但另一方面又不失去金属材料物理功能。很经典的案例是他们用3D打印技术生产出来一只蜻蜓,这只蜻蜓可以落在树叶上不会掉下来,这就是减重材料。这家公司去年我们投资的,今年他的生产基地已经在筹建,同时他的3D打印机已经在全球开始销售。

 

我们除了在材料领域,在生命科学领域我们也对一些华人科学家做了投资,我们投资了三位教授,分别创立了三个生命科学的企业。

 

总结来看,中国经过40年,有将近500万的出国留学深造的学子,我觉得在将来的5年,甚至10年,甚至时间更长,会有更多的科学家会加入到中国的创新和创业的队伍。所以现今,我们希望能够跟大家一起支持更多的海外华人科学家落地深圳,在深圳做出更多的像柔宇、华大、摩方材料这样的企业来,一起为深圳,为我们国家创造更多的创新,谢谢!

新闻中心